•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

            民辦學校瘦身戰:收緊數量調減占比,各地猛踩急剎車,數百萬學生回流公辦?

            李靜2021-09-24 21:3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靜 今年下半年以來,包括湖南、四川、河南周口等地相繼發文,規范民辦義務教育發展,原則上不再審批新的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并明確要求調減民辦義務教育占比。

            盡管上述文件,部分省市暫未對外公開,但數位業內教育人士證實,地方確有調減當地民辦義務教育占比相關文件和會議精神披露。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2020年9月,中央深改委審議通過《關于規范民辦義務教育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規范民辦義務教育發展,強化民辦義務教育規范管理。同時上述意見指出,堅持國家舉辦義務教育,辦好辦強公辦義務教育。

            幾個月后,教育部組織相關調研,在征求各地教育廳意見后,進一步確定了省縣一級民辦在校生占比。2021年5月,兩辦向縣團級下發《關于規范民辦義務教育發展的意見》,提出原則上不得審批新的民辦義務教育學校。但到目前為止,有關于省一級民辦義務教育在校生調減至5%,縣一級10%,最高不超過15%的文件并未對外公布,此后,各地相繼按此目標召開工作會議。

            “這就是整體政策的一個宏觀背景”,上述人士說。

            根據2020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數據,全國共有義務教育階段在校生1.56億人。其中,民辦普通小學6187所,在校生966.03萬人。民辦初中6041所,在校生718.96萬人。民辦義務教育占比約10.8%。若按此估算,預計百萬民辦學校在校生將被調整至公辦學校。

            一位河北民辦學校校長告訴經濟觀察報,暫時還未收到當地相關部門通知,但從6月開始已經從不同途徑獲悉政策對民辦學校的收緊,目前仍在進一步觀望中,也未對學校內部展開具體動作。

            收緊和調減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校,各地普遍采取的路徑是嚴控增量,逐步消化存量。多地將省域一級民辦義務教育在校生規模占比控制在5%以內,日期則為爭取在2-3年內完成。

            浙江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吳華對經濟觀察報表示,目前決策層對民辦教育的定位已經發生了重大調整。從2010年出臺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提出大力支持民辦教育,民辦教育是教育事業發展的重要增長點和促進教育改革的重要力量,到目前我們對民辦教育的認知有較大改變,重新將其理解為公辦教育的補充。定位的調整決定了當前民辦教育政策制定和執行的背后邏輯。”

            對于各地普遍實施的收緊政策,也引發了輿論廣泛討論。支持者認為,這將有利于緩解部分地區間“公退民進”,理清社會資本與教育的邊界,規范民辦教育在招生、辦學中的亂象,進一步促進教育公平。批評者認為,民辦教育曾在中國教育中發揮重要作用,有效增加了教育供給,緩解了公共財政壓力,僅2020年就為財政貢獻了8000億元??偭可?,民辦教育提供了約20%的公共教育服務,但獲得的公共財政資金只有公辦學校的1/20。實施收緊政策后,民辦生轉至公辦學校由公共財政支出,民辦資金流出將會引發更大的教育不公平。

            盡管對于上述政策轉向尚有分歧,但各地教育部門已經紛紛部署具體舉措,一場圍繞義務教育辦學調整已經拉開帷幕。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研究分會副會長馬學雷認為,國家是支持民辦教育發展的。之所以目前壓縮民辦義務教育在校生的規模,背后的邏輯是因為新時代教育的新理念、新模式和新發展。我們原有的辦學模式讓大家更注重規模增長、效率優先,所以為滿足彼時教育供給,歡迎各種資源進入教育。但隨著供給得到滿足,著力解決教育發展中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發展公平且優質的教育將成為下一步主要目標。同時,地方政府在執行過程中應該用科學的方法制定目標和處理分歧,避免一刀切現象。另一方面,也要提升公辦學校的辦學質量和服務。

            一場瘦身戰

            民辦教育怎么改?

            以河南周口為例,今年8月,河南省周口市委教育工作領導小組制定下發《周口市規范民辦義務教育專項工作實施方案》,啟動公有主體參與舉辦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專項治理;停止審批新的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已有民辦義務教育學校逐年調整,將全市民辦義務教育在校生規模占比控制在5%以內,2022年底全部完成,2023年全面驗收。

            按照周口市教體局召開的相關會議精神,周口各縣(市、區)要在摸清民辦義務教育學校情況的基礎上,將采取“一縣一策”“一校一策”制定實施方案,通過政府購買學位、政府收購學校、鼓勵轉型、規范保留、關停取締、核減招生計劃、清理公有資源等方式,分類規范、有序推進。

            按照方案,滿足一些條件的學??梢杂煽h級政府實行購買學位的方式變為公辦學?;蚍制诟犊钯徺I轉為公辦學校,還有一部分符合特定條件的可申請,保留的民辦學校,在校生占比控制在5%以內;周口還鼓勵一些民辦學校轉為中等職業學?;蚱胀ǜ呒壷袑W。

            對無合法用地手續、校舍屬違法建筑或規劃布局不合理、辦學條件不達標等違規民辦義務教育學校,予以關停取締。

            根據周口市教體局在會議中透露的數據顯示,周口市現有義務教育在校生1266704人,其中:民辦義務教育學校462所,在校生達433371人,占比34.2%。此次通過規范治理,周口市將預計保留民辦學校40余所,在校學生近5萬人;預計購買學位2萬多個;收購學校60多所,學位6萬多個;關停200多所,分流在校學生8萬余人。

            此后,周口市淮陽區教體局發布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招生公告,原為民辦完全中學的淮陽一高初中部、高中部已經整體捐獻給政府轉為公辦學校。

            在調減民辦義務教育占比的大背景下,河南周口、林州市目前實施的“民轉公”政策,正在全國多地展開。

            從目前已流出的文件,今年下半年,四川、江蘇多地曾相繼發文,原則上不再審批新的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并調減當地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在校生數占義務教育學校在校生總數比例。盡管來自決策層對于民辦學校在校生規模并未披露,但依照目前各地相繼執行的范圍,普遍把紅線定在省域一級民辦學校在校生規模占比控制在5%以內,縣域一級不超過15%,時間則設定在力爭2-3年內完成。

            6月22日湖南省教育廳發布《關于做好規范民辦義務教育有關精神匯報工作的通知》,提出各市州要落實中央對民辦義務教育在校生規模省域內、縣域內占比調控要求。其中,民辦初中、小學在校生人數占義務教育在校生總數的比例將調減至5%以下,全省民辦小學、初中在校生規模預計調減36.4萬余人,原則上不再審批新的民辦義務教育學校。

            按照湖南省教育系統公布的14個市州民辦義務教育情況統計數據及調控要求。截至2020年12月,湖南省共有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共544所,小學、初學在校生人數共計74.83萬。除張家界市、懷化市、湘西自治州只減不增外,其余11市需調減超23萬人。

            收緊民辦學校辦學數量,調減在讀學生占比,不少教育人士認為政策指向的主要矛頭是,抑制民辦教育中過度逐利現象,以及過去招生辦學中不規范行為引發的公辦與民辦生態不平衡,民辦在一些地方體量過大等因素,其中“公參民”是其中備受詬病的一項。

            針對上述問題,近幾年國家不斷調整政策。2018年教育部出臺《關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提出對有空位的公辦學校和超過招生人數的民辦學校,可引導學校電腦隨機派位。2019年在此基礎上,教育部進一步明確公民同步招生,不得以任何形式提前選擇生源,防止對生源地招生秩序造成沖擊。2020年,包括上海,江蘇等地出臺細則,要求民辦學校不得跨區域招生、嚴禁提前面試等。

            而5月最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中,對民辦學校的設立和監管提出更加明確的要求,包括禁止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校兼并收購、協議控制,以及民辦學校不得與利益關聯方進行交易。

            馬學雷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因為財政不足,一些地方特別是欠發達地區,特別注重引入社會力量辦教育,甚至不少地方把辦學、建校園作為地方招商引資項目。目前隨著國家財政資金不斷投入,教育供給在數量上已經基本滿足需求,這也意味著教育進入了新時代,原則了發生變化,要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各級各類教育、民辦教育、公辦教育都要順應這個方向,現在一系列的改革也是圍繞在這個理念的基礎之上去調整的。

            8月25日,教育部等八部門公布《關于規范公辦學校舉辦或者參與舉辦民辦義務教育學校的通知》(下稱《通知》),明確了三類“公參民”學校的范圍,除對公辦學校與其他社會組織、個人合作舉辦的“公參民”學校,辦學條件符合“六獨立”要求或辦學條件不符合“六獨立”要求,但限期可整改到位的可繼續辦民辦學校外,其余所涉“公參民”學校均要通過不同形式轉為公辦?;蛲V罐k學。同時,該通知也提出,對公有教育資源的使用作出全面規范,按照“一省一方案,力爭用兩年左右時間,理順體制機制,實現平穩過渡。”

            難點

            在本輪政策中,受到沖擊最大的是河南、湖南等民辦教育占比較高等地區。

            這些地方隸屬人口輸出大省,由于經濟欠發達,家長對于孩子讀書給予厚望,也造成了這里一些民辦寄宿制學校增多。以河南周口為例,周口市現有義務教育在校生1266704人,其中:民辦義務教育學校 462所,在校生達433371人,占比34.2%。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從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在校生數逐年增加,2006年以前沒有免費義務教育,所以導致不少家長選擇了民辦學校。但實行公辦學校免費后,回流至公辦學校5%左右,之后再次增高,這其中緣由在于,大部分學生是低收入家庭,學生家長需要外出務工,在農村公辦學校擔心教學質量難以得到保證,但帶到城里又進入不了公立學校,這樣的學生只能進入民辦校,實際上也是他們承擔了義務教育經費的15%。

            根據2020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數據,其中民辦普通小學6187所,在校生966.03萬人。民辦初中6041所,在校生718.96萬人。調減和分流民辦義務在校生,也意味著數百萬學生將回流至公辦學校。

            地方在調減當地民辦義務占比過程中,能否提供充足的學位、老師編制以及地方教育財政經費負擔問題,也是不少教育人士普遍擔心所在。

            儲朝暉說,首先,調減會讓農村未來500萬子弟只能回到原來農村的公辦學校??h城中公辦學校能否滿足?民辦學校中有大量寄宿制學??梢詽M足家長務工外出的需求,但公立校能否提供相應配備?

            在他看來,民辦校通常不依靠國家財政收入,在自負盈虧導向下建立競爭優勢較強。從2005年民辦義務教育學校在校生人數761.36萬增長到2019年的1632.31萬,增長了114%,主要來自于一些家長愿意花錢讓孩子去優質的民辦學校接受教育,能否滿足他們對優質教育的需求?這些都需要地方政府統籌考慮。

            縮減民辦義務教育學校,最重要的壓力還指向了國家教育經費。吳華說:“2020年,國家教育經費是4萬五千億元左右,其中民辦教育在2020年為財政貢獻了8000億元,但獲得的公共財政資金只有公辦學校的1/20。政策收緊后,一方面民辦學校在校生將大幅減少,導致國家在義務教育中的財政支出增加;另一方面,民辦生轉至公辦學校由公共財政支出,最終是否會導致公辦學校生均費用減少,也待觀察。”

            根據2018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數據統計結果顯示,民辦義務教育在校生占比存在顯著的地區差異。民辦小學在校生占比超過10%的省份有6個,由高到低分別為廣東(22.46%)、河南(16.32%)、浙江(13.37%)、上海(13.33%)、海南(11.24%)和河北(10.84%);民辦初中在校生占比超過15%的省份有7個,由高到低分別為山西(24.65%)、安徽(23.8%)、廣東(22.92%)、河南(20.08%)、河北(18.67%)、浙江(17%)和上海(16.01%)。人口流入和流出省份,民辦教育占比較高。

            吳華認為,政府調整民辦教育政策的一個重要判斷是民辦教育存在過度逐利現象,因而偏離了對教育公益性的要求。但從民辦教育的實踐來看這個判斷很難成立。在目前大約2萬所從事基礎教育的民辦學校中,國際化學校算高收費學校,但它只有700余所。除此以外,民辦學校中很大一部分招生對象是農村留守兒童,屬于低資費學校,還有一部分是城里打工子弟學校,也屬于低收費,在河南、江蘇蘇北等地區,絕大部分民辦學校學費一年在5000-1萬元以下。

            “我們是用國際學校來代表民辦學校還是用低收費學校來代表民辦學校?更重要的是,過度逐利的前提壟斷,是值價不符,而民辦教育是一個高度競爭的領域,根本就不符合過度逐利的約束條件”,吳華說道。

            馬學雷認為,國家是支持民辦教育發展的,義務教育是國家要保障的基本公共服務,要形成德智體美等五育并舉的局面。以前拼學區、拼”雞娃“等擇?,F象將得到轉變,民辦教育也要順應新時代的教育。目前關停的很多民辦?;蚨嗷蛏俣即嬖谝恍┻`規辦學問題,盡管對于大部分民辦校而言,退出是痛苦的過程。

            “民轉公”學校會越來越多

            隨著各地逐步調減義務教育民辦學校占比,學校“民轉公”現象也在顯現。

            8月17日,?重慶市龍水湖育才中學校資產辦理了移交儀式,證實由民辦學校轉制為公辦初級中學,轉制后由大足中學集團化辦學。

            數位教育人士預計,未來一兩年,這樣的“民轉公”學校將會越來越多。

            2020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國共有各級各類民辦學校18.67萬所,比上年減少4820所,占全國比重34.76%;在校生5564.45萬人,比上年減少52.16萬人,下降0.93%。其中,民辦普通小學6187所,比上年減少41所,下降0.66%;在校生966.03萬人,比上年增加21.13萬人。民辦初中6041所,比上年增加248所,增長4.28%;在校生718.96萬人,比上年增加31.56萬人,增長4.59%。

            包括吳華、儲朝暉在內等教育人士都表示,民辦教育存在一些個別亂象,但無法否認其在特殊歷史背景下做出過重要貢獻,需要用歷史的和發展的眼光來看待。

            在吳華看來,民辦教育增加了教育供給,也增加了教育選擇的機會,滿足了人們追求多樣化的需求。

            對于正在實施的縮減部署,馬學雷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地方政府要用科學的方法來處理這件事情,比如,不能夠搞一刀切,要按照當地情況合理規范和清退,符合政策規范、辦學調減達標的要準許繼續辦學。公辦學校也要提升質量和服務水平。公辦義務階段教育不收費,家長也愿意選擇,但辦學質量如果跟不上,仍然不能讓其滿意,孩子的成長比學費更重要。”“除此之外,也要考慮我國是制造業大國,務工人員數量龐大,在人口輸出大省的河南、湖南、四川、安徽等地,在人口輸入大省的浙江、廣東、上海、江蘇等地,公辦學校要充分考慮家長需求,提高服務水平,比如要能夠讓學生寄宿并規范管理,解決家長努力工作建設國家的后顧之憂”,他說。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教育、財經領域。新聞線索請聯系lijing@eeo.com.cn
            男女后进式猛烈XX00免费视频
          1.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