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

            電荒究竟何來:是短期緊缺,還是長期矛盾爆發?

            高歌2021-09-29 14:00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高歌 拉閘限電還在蔓延。

            9月28日午間,一則“北京停電計劃”引來眾多關注。隨后,國網北京市電力公司緊急回應稱,“計劃檢修是電網公司一項常規工作,目的主要是進行設備日常檢修運維和電網升級改造,確保首都電網安全可靠運行。目前,首都電網供應充足,平穩有序,可確保滿足全市用電需求。”

            同日,南京、蘇州也收到來自國家電網的停電通知,涵蓋9月29日—30日多個時段、多個區域,不過限電原因并未給明。

            地處東北的遼寧省用電告急卻是不折不扣的事實。

            9月28日,遼寧省工信廳發布預警信息稱,根據東北網調預測,9月28日全省最大電力缺口達到530萬千瓦,依據國家發改委《有序用電管理辦法》,達到嚴重缺電II級橙色預警信號。決定9月28日0:00-24:00在全省啟動實施有序用電II級措施。

            遼寧省工信廳表示,由于負荷缺口較大,實施有序用電后,仍存拉閘限電風險。各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各市供電公司要向可能實施拉閘限電的用戶發出風險預警,避免拉閘限電涉及生產安全、民生和重要用戶。

            因供電緊張,東北多地已因拉閘限電并引發多起事件。9月24日,遼寧澎輝鑄業有限公司因突發限電,導致排風系統停運,發生高爐煤氣中毒事故。事故中,共有23人送至遼陽市中心醫院救治。

            9月28日,一位業內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表示,從業十余年,今年的用電形勢是他從未見過的,“電網公司的業務范疇是電網運營,向終端用戶提供電力,現在的情況是電網無電可調,想買電都買不到。”

            “無電可調”的局面還在持續。

            9月26日,廣州向市民發布有序用電、節約用電倡議書,宣布縮短廣州景觀照明亮燈時間,國慶期間不安排燈光秀表演。

            9月28日,國家電網召開保障供電緊急電視電話會。國網東北分部、山東電力、遼寧電力作了電力保供專題發言。各分部、省公司等負責人悉數出席。

            在這次緊急會議上,國家電網公司董事長辛保安稱,今年以來,面對用電需求快速增長、電煤供應持續緊張、主要流域來水偏枯、暴雨洪澇災害頻發等挑戰。進入9月份,受多種因素疊加影響,電力供需形勢面臨著新的考驗和挑戰,對做好供電保障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9月29日,南京、蘇州等地開始實施轄區內部分區域分時段停電。

            電荒究竟何來?拉閘限電何以打破季節常規頻頻上演?

            除東北外,南方各省也紛紛拉閘限電,中國是世界第三煤炭儲量大國、世界第一產煤大國,為何能源安全問題突然如此突出?

            此輪大規模拉閘限電,與能耗雙控究竟有何關系?自年初以來,煤炭價格一路高企,各地拉閘限電究竟是電荒,還是煤荒?

            一、督導能解決緊缺嗎?

            9月28日,接近國家電網的相關人士對經濟觀察網稱,由于拉閘限電引發大量社會反應,國家電網調度中心近期已與東北地區相關省份的政府部門進行了調研溝通,并提出兩點建議,一是建議地方部門加強電煤和電廠協調,保供給保用電;而是建議拉閘限電,遵循有序用電方案。

            蔓延全國多個省市的拉閘限電,并不是最先從東北開始的,但由于東北一些地方直接對居民生活用電進行了“無預警”拉閘限電,隨即引來眾多質疑。

            有消息人士稱,東北一些地方之所以直接選擇限制居民用電,部分原因是出于經濟增長的考量。“東北地區本來經濟形式就比較低迷,所以在選擇拉閘限電時,當地有些聲音支持保工業,也就保經濟增長。”

            上述人士表示,在負荷不能快速平衡的情況下,電網存在解列的風險。解列是指,電力系統受到干擾,其穩定性遭到破壞,發電機和電力系統其他部分之間、系統的一部分和系統其他部分之間失去同步并無法恢復同步時,將它們之間的電聯系切斷,分解成相互獨立、互不聯系的部分,以防止事故擴大造成嚴重后果。

            一位電廠人士對經濟觀察網分析稱,與江浙粵等地不同,東北地區民營經濟相對較小,主要是大型國有企業,這些國有企業要么有自己的電廠,要么對當地的經濟支撐效果明顯。因此,出于還想保經濟增長等方面的考慮,對它們的限電措施很慎重。但南方省份就不一樣了,主要是民營中小企業,而且都在園區里,因此這些省份基本上都是按照有序用電的預案來限電的。

            該人士說,現在是從北到南都缺電。南方某省的一個企業主,近期曾經歷了“前一天收到停電通知,第二天又收到停產通知的。你一點辦法沒有,什么訂單、利潤的,一頂高耗能的帽子一扣,措施就直接來了。”

            國家層面的調研督導的確已經展開。9月23日至25日,國家能源局副局長任京東帶隊赴寧夏、陜西,深入生產建設一線,對煤炭、天然氣增產保供進行現場調研督導。要求地方和企業壓實保供責任,進一步挖掘增產潛力,突出保障發電、供暖等民生用煤,促進經濟社會平穩運行。

            同時,國家能源局有關業務司已分別赴京津冀、蒙東、黑龍江、湖南等地督導煤炭、天然氣保供工作。

            9月24日,國家發改委組織晉陜蒙和有關產煤大市、重點煤炭企業召開專題會議,安排發電供熱用煤中長期合同全覆蓋煤源落實有關工作。會議要求晉陜蒙和有關煤炭企業承擔保供穩價社會責任,主動與有關省區市銜接,逐礦落實煤源,成立工作專班,安排專人負責,定期調度工作進展,推動煤炭供需雙方盡早完成補簽中長期合同并確保足額兌現。

            問題是,電荒蔓延下的緊急督導能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嗎?

            前述電廠人士稱,這一輪電荒,看似電荒,實則是煤荒。電廠端,由于煤炭價格不斷高漲,很多電廠已經是虧損狀態,有的電廠已經是發一度電要虧幾厘錢的地步,因此電廠發電意愿嚴重受挫。另外,就算是電廠想多發電,各地政府再著急,電煤緊張的局面也很難馬上就能得到扭轉。

            據了解,在國家發改委近期組織的專題會上,晉陜蒙和有關煤炭企業均表示,將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加快先進產能釋放,全力增產增供,盡快將資源落實到企業,組織電力企業和煤炭企業盡快完成簽約,保障冬季全國煤炭發電供熱用煤穩定供應。

            近日,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發布的信息稱,將認真落實國家關于釋放煤炭產能保障供應的決策部署,按照自治區政府要求,會同有關部門加快煤礦生產建設手續辦理,加快釋放煤炭優質產能,煤炭產量穩定增加,有序補簽2021年四季度電煤中長期協議,取得階段性成效。

            行業人士認為,幾大重要產煤地做出的上述表態,透露出的信號很微妙,增產增供都是有前提的,“確保安全”、“加快補辦手續”、“加快釋放優質產能”,類似的表述意味著其實是沒有明確的時間表,而“有序補簽2021年四季度中長期協議”實際上已經表明,此前國家發改委一直督促的煤電長協早已形同空文。

            經濟觀察網獲悉,眼下正是啟動2022年度煤炭長協談判的啟動階段,國家發改委有計劃實現2022年煤炭中長期協議全覆蓋,也就是從近幾年的占比70%提至100%。有業內人士預計,很多合同量還是會簽量不簽價。

            二、2021年打破了什么?

            近幾年,為保證有序供電,促進經濟平穩運行,在國家發改委和能源局的要求下,每年重點發電集團都與重點煤炭企業簽訂長期煤電協議。

            中國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去年12月發布的一條消息顯示,2020年12月中旬的“2021年度全國煤炭交易會”,“盛況空前、亮點紛呈、銜接順暢、碩果累累”,整個大會期間煤炭企業共簽訂煤炭購銷合同13.75億噸。

            13.75億噸,相當于2020年全年全國原煤產量的35%(2020年全國原煤產量39.0億噸)。但這一數據并不全是煤炭企業與電廠簽訂的,除了重點火電廠,還包括鋼鐵、化工等重點行業企業。不過,就全國而言,近幾年的煤炭中長協合同量,占到了全國煤炭市場的70%以上。

            為保障煤電市場平穩,國家發改委在《關于做好2021年煤炭中長期合同簽署實行工作的通知》中,請求各方主體早簽、多簽署、簽實、簽長煤炭中長期合同,并提出了新要求。其中包括:鼓勵簽署3年及以上的中長期合同,電煤合同單筆數量不低于20萬噸,冶金、建材、化工等行業用煤合同不低于10萬噸。供需雙方就中長期合同價錢不能達成分歧意見的,依照“基準價+浮動價”準繩肯定。

            價格方面,合同基準價首先由雙方協商肯定,協商不分歧的按2020年度程度執行;浮動價方面,下水煤合同與鐵路直達煤合同的浮動價,均可分離環渤海煤炭價錢指數、CCTD秦皇島港煤炭價錢指數、中國沿海電煤采購價錢指數綜合肯定。

            此外,國家發改委還特別對電煤簽訂范圍提出了要求,范圍以上煤炭企業簽署的中長期合同數量應到達自有資源量的80%以上,2019年以來核增產能煤礦核增局部簽署比例應到達90%以上。范圍以上電力企業簽署的中長期合同數量應到達年度煤炭運用量的75%,運用進口煤的電廠,國內煤炭運用量的80%要簽署中長期合同。范圍以上煤炭和電力企業2021年簽署的供需雙方、產運需三方中長期合同數量均應不少于上年。

            據了解,近幾年在國家發改委的要求下,基本每年煤炭中長協均占到市場的70%左右,剩下的30%為現貨。

            在中長協里面,有不同的兩種協議,一種是既保量又保價,直接簽訂年度價格;另一種是保量不保價,按照月、季或旬等定期的平均價格結算。由于市場波動頻繁,前者占比極少,后者是主流。在往年,除了迎峰度夏用電高峰和冬季供暖高峰到來時,會出現季節性電煤緊張外,煤電市場基本平穩。

            但這一慣性在2021年被打破。

            一位發電企業相關人士說,“今年以來,中長協大部分都違約了。因為煤炭價格一直在漲,從1月漲到9月,年初煤炭價格一噸700多元,現在已經漲到了1600元了,翻了一番多。這個價格情況下,煤炭企業誰還愿意執行原來的合同?現在電煤的價格基本都是按照現貨甚至期貨價結算。有煤就算不錯了,很多電廠是找煤都找不到,量都不保,還談什么價格?”

            “對于電廠而言,即便是拿到了煤炭資源,由于上網電價基本是固定的,按現貨價發電,發一度就是虧一度?,F在全國火電廠大部分都是虧損的,這是實情。”上述人士說。

            該人士估算,目前南方省份電煤庫存3-4天,東北可能只有1-2天,電煤緊缺形勢已經非常明顯。

            被打破的,還有電力供需的平衡。

            國家能源局發布的信息顯示:今年以來,全社會用電量快速增長,工業用電貢獻率大幅超過往年水平。其中,上半年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16.2%,較2019年同期增長15.8%,兩年平均增長7.6%。工業是拉動用電增長的主要動力,上半年工業用電同比增長16.5%,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近70%。

            一同上漲的還有煤炭的消費,上半年煤炭消費同比增長10.7%,較2019年同期增長8.1%。其中,發電、建材用煤持續較快增長,分別同比增長 15.7%、12%,電煤對煤炭消費增長貢獻率達到76.7%。

            國家能源局稱,今年上半年,全國最高用電負荷連續6個月均創歷史同期新高,部分地區采取有序用電;煤炭供應偏緊,價格高位震蕩。

            值得注意的是,在用電量、電煤消費量都在大幅增加的同時,上半年,全國原煤產量同比增長僅6.4%。增幅不及同期電煤消費、用電量消費增幅的一半。

            中電聯一位人士近期在一次內部會議上表示,由于今年用電大增,70%(中長協占比)不是70%了,而是50%了。50%的中長期協約,剩下50%是現貨,所以煤價大漲導致發電企業虧損。

            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進入三季度,用電量增速略有回落,但1-8月份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仍達到13.8%。全國火電發電設備累計平均利用小時從上半年的119,上升到了1-8月份的260。

            這意味著,至少今年的7月、8月份,全國火電廠的負荷比上半年是在不斷上升的。

            三、電荒為何在這個時機全面爆發?

            跡象和數據均顯示,自今年以來,電力供需始終處于緊張狀態。

            但為何在進入9月份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電荒突然而至,供電形勢突然崩至拉閘限電的地步?

            前述發電企業人士分析稱,各地為完成任務目標突擊強化能耗雙控,導致一些極端措施開始在各地出現。

            8月中下旬,國家發改委發布了《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其中將青海、寧夏、廣東、福建等地列為雙控一級警告。國家發改委在這份通知中稱,各地要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對上半年嚴峻的節能形勢保持高度警醒,采取有力措施,確保完成全年能耗雙控目標特別是能耗強度降低目標任務。

            9月16日,國家發改委又印發《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提出,嚴格能耗雙控考核,對工作成效顯著的地區加強激勵,對目標完成不力的地區嚴肅問責,形成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

            該人說,對于電力企業來說,火電是雙控的一個重要對象,再加上煤炭價格高漲,發電虧損嚴重,因此動力明顯不足。對于煤炭企業來說,煤炭也是雙控對象。粗略講,能耗雙控主要就是控碳消耗、控碳排放的總量和強度,而煤礦和火電廠是碳產生的源頭。

            煤炭企業動力不足(上半年全國原煤產量同比增幅不及同期電煤消費、用電量消費增幅的一半)的另一個原因,則是近幾年的煤炭去產能行動,以及國家對安全生產要求的趨嚴。

            2016年,中國啟動了一輪大規模煤炭去產能行動。到2018年,煤炭行業就提前兩年完成了8億噸去產能目標,淘汰落后煤礦4000余處。

            去年6月,國家發改委等六部門發布《2020年煤炭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其中提出,“全面實施去產能項目“回頭看”,堅決防止已經退出的項目死灰復燃。引導低效無效產能有序退出。加快推動在建煤礦投產達產,合理有序釋放先進產能,實現煤炭新舊產能有序接替。”

            進入2021年后,在雙控背景下,對小煤礦的限制進一步趨緊。中電聯一位人士在內部會議上透露,今年以來,小煤窯關停了10億生產能力,占比大概是六分之一。

            一位參與過關停小煤礦前期咨詢工作的人士稱,按照煤炭工業井工礦的設計規范,30萬噸/年及其以下的煤礦屬于小型煤礦,露天煤礦的標準則是100萬噸/年。如果單純以年產30萬噸的標準去卡,難免會有一刀切的問題。

            如若區域內的中小煤礦很多,且近年的退出力度較大,加之從地理情況迥異,一些區域,如兩湖地區就相對封閉,這意味著這些區域的調度需求非常大。在調運通道不甚通暢的局面下,這些區域較易形成價格高地。

            此外,受國際形勢影響,澳洲等海外煤炭幾乎沒有進口,國內煤運生產能力被約束,加上用電量不斷攀升,煤電供需矛盾始終處于緊繃狀態。只是到了9月,隨著各地雙控突擊力度加大,電力緊缺、拉閘限電等極端措施也就隨之而來。

            眼下,湖南等地煤價已超過1600元每噸,煤炭大省山西達到了1100元每噸,發電企業幾乎全部虧損,不少地方電廠紛紛以停產檢修的名義請求停電止虧,又有安全生產的紅線,而各地政府部門又面臨著三個月后的能耗雙控大考。冬季供暖季即將到來,形勢最嚴峻,成因也最復雜的一次保電保供任務,也開始接受考驗。

            四、東北是最嚴重的嗎?

            此輪電荒中,各地均有不同程度的拉閘限電行為,為何東北地區如此惹人關注?東北地區的電力緊缺是個案嗎?

            9月28日,遼寧省工信廳宣布全省啟動實施有序用電II級措施。

            據了解,行業按照電力或電量缺口占當期最大用電需求比例的不同,將預警信號分為四個等級,其中Ⅰ級為特別嚴重(缺口20%以上),發紅色預警信號;Ⅱ級為嚴重(缺口10%-20%),發橙色預警信號;Ⅲ級為較重(缺口5%-10%),發黃色預警信號;Ⅳ級為一般(缺口5%以下),發藍色預警信號。

            關于東北電力緊張的原因,9月26日,遼寧省工信廳召開的一次全省電力保障工作會議給出了解釋。根據遼寧官方媒體發布的消息,這次會議認為,前8月,遼寧省全社會用電負荷

            創歷史新高。7月以來,由于發電能力大幅下降,遼寧省電力短缺。9月10日起,遼寧省外來凈受入電力大幅下降,電力供應壓力進一步加大,已不能滿足全部企業的用電需求。9月23日至25日,由于風電驟減等原因,電力供應缺口進一步增加至嚴重級別。

            根據這次會議的分析,遼寧電力緊張的直接原因先是基本面,電力負荷不斷加大,需求大增。其次是近兩個月電力短缺加劇,一是7月以來發電能力大幅下降,至9月10日起,凈受入電力大幅下降,短缺進一步加劇,再至9月23-25日,風電驟減少。因此近短缺加劇至嚴重級別。

            但官方沒有解釋的是,為何到了7月發電能力就大幅下降了?為何到了9月10日,凈受入電力大幅下降?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了這兩個變化?

            數據顯示,與全國相比,今年1-8月,遼寧省無論是全社會用電量還是工業用電量,增幅均不及全國平均水平。其中,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9.5%(全國13.8%);工業用電量增長9.5%(全國13.1%)。

            吉林省的數據更能說明問題,今年1-8月,吉林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5.99%,但全省發電量同比僅增長3.04%。其中,8月份,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0.56%;發電量卻同比下降8.79%。電力緊張也就隨之爆發。

            沒有被看到的是,東北的電力緊張還不是最嚴重的。

            上述業內對經濟觀察網稱,東北限電的整體的負荷達到總負荷最高負荷的10%—20%,而華北某地的限電的容量已經到30%。“可以理解為情形更加嚴峻。”

            該人士說,“該地區在限電的精細度上做得比較好,和政府配合得比較好,區域限電首先是絕對不能動民用的,包括涉及民生的醫院、市場、水氣暖等單位,另外在大工業用戶里邊也有分層,對一些高耗能的企業限電量比較大。因此這一區域的限電沒有被民眾感知到,但高耗能的大工業用戶的反應特別大,目前的對策是對這些用戶最大額度限電,更緊急的情況下,會對些企業提供保安電源(避免全廠事故停電時造成機組失控、損壞設備、影響電廠長期不能恢復供電而設置的向事故保安負荷供電的電源),最大限度保障安全。”

            在有序用電的問題上,該人士稱,是以地方政府為主的,限誰怎么限,電網要跟政府協商,電網只能提供一定的依據,讓政府參考。紅線是堅決保民生,發電企業也會算自己的經濟賬。“限電是政府行為,限誰的,限多少,是需要政府批復的。”

            這位業內人士目前正在忙兩件事,一件是限電,另一件則是配合光伏整縣推進的相關工作。對于此輪電力緊張的原因,他表示,打個比方,電網就是賣豬肉的,現在的情況是豬不出欄,至于為啥養殖戶不養豬了,他也不知道。

            去年12月中旬,湖南等地曾經經歷過一輪限電,具體原因是可追溯的,一方面涉及極端天氣情況,一方面也涉及當地的電源結構和資源稟賦。但此輪限電的波及面很廣泛,據了解,包括東北、山東、江蘇、浙江在內的十多個省份都處于限電的狀態。

            按照往年的情形,當下正是一年當中負荷最平穩的時候,并非迎峰度夏或是冬季的用電高峰,為什么限成這樣?上述人士說有很多深層次的原因需要考量。

            同一天,一位來自發電企業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說,現在不是電荒,是煤荒。

            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煤電裝機容量10.8億千瓦,占比為49.1%,首次降至50%以下。全國全口徑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容量合計9.8億千瓦,占總發電裝機容量的比重為44.8%,比上年提高2.8個百分點。

            自2020年中國提出碳達峰碳中和3060戰略以來,新能源投資與開發再次提速,同時,能耗雙控壓力持續加大。

            今年年初,國家能源局發布的《2021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提出,2021年在能源結構中,煤炭消費比重下降到56%以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降低3%左右。風電、光伏發電等可再生能源利用率保持較高水平,跨區輸電通道平均利用小時數提升至4100小時左右。

            最近,上述發電企業人士發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這一兩年,很多火電廠的負責人不搞發電了,都去抓新能源了。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能源、工業相關話題,線索請聯系:gaoge@eeo.com.cn
            男女后进式猛烈XX00免费视频
          1.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