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

            微脈裘加林:賣藥是電商的事,互聯網醫療就應該干“苦活累活”

            余詩琪2021-09-29 18:21

            經濟觀察網 余詩琪/文 互聯網醫療賽道可以說是過去十年整個醫療行業最大的增量,市場規模已經由2016年的650億元增至2020年的1961億元,復合年均增長率為31.79%,也催生出阿里健康、京東健康這樣市值超千億元的巨頭公司。

            但高速增長的互聯網醫療賽道一直以來都無法擺脫“藥”的桎梏。在經觀大健康記者與多家互聯網醫療頭部企業的溝通中,明顯的感知是在行業缺乏大規模數據維度的當下,賣藥是目前最能體現互聯網效率的醫療服務,至于醫生在線問診等常見的互聯網醫療服務,一是無法獲得足夠多的收入,二是大多服務形態也最終被導向賣藥上來。

            從財報等公開數據上看,包括阿里健康、京東健康、平安好醫生等互聯網巨頭,來自于“醫”的收入比例又低,也無法精確拆解。相比于藥品,醫療服務整個的交付流程要復雜得多,也重得多,大量的場景只存在于線下,需要協調醫院、醫生、患者各方。

            不過行業的共識是,未來來自于“醫”的市場規模一定幾倍于“藥”。但擺在眼前的困境短時間內也難以逾越,如何用技術把又重又難的醫療服務標準化且效率化,是互聯網醫療企業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最近,我們跟行業里少有的以“醫”為主的創業公司——微脈聊了聊,2015年成立開始就是從醫療服務切入,已經累計完成超10億元的融資,投資人包括百度、經緯中國、元璟、IDG等幾家互聯網領域的明星VC。

            公司董事長裘加林談了很多他對互聯網醫療的理解,也從微脈的模式迭代中,提到了行業在不同節點的狀態。在他看來,藥品只是醫療服務的一部分,互聯網醫療企業終歸還是要回歸到醫療的本質,去做苦活累活,把診療服務中的斷點續上。

            經觀大健康:現在微脈的主要服務是什么? 

            裘加林:目前互聯網醫療公司大部分是通過賦能醫生,實現跟患者的線上溝通和連接,也有一些企業是給醫院合作,提供預約掛號、信息查詢的服務。而我們相對復雜,自己定位叫“全病程管理服務”。

            接近于臺灣有一個醫療服務角色叫“個案管理師”,在他們的幫助下,醫院的醫療團隊可以更高效地給患者提供服務,我們做的就是類似這樣的事,只是把一個具體的人和流程,變成了線上和線下的結合。

            在這個過程中,提供服務的主體一定是醫院和醫生,微脈起到的只是一個管理者、連接者的作用。

            舉個例子,我們在上海曾經管理過的一個左舌根惡性腫瘤患者,在主治醫師的推薦下患者使用了我們的全病程管理。過往,患者要自己規劃就診行程,其中涉及到多次放化療的預約掛號,我們現在幫他做些事。還包括院外的日常管理,我們有專門的團隊去做隨訪。比如在術后的康復階段,我們通過隨訪發現患者耳朵喉嚨疼痛未緩解、舌頭發麻嘴難以張口、脖子下方腫脹,團隊及時同步情況后,協同主診醫生立刻給患者安排了預防性氣管切除,第二天便送到醫院,并與放療科主任協調后續的治療。

            這個過程中會牽扯到很多線上線下的協同,比如數次化療,每次需要什么,治療過程中會出現哪些情況,我們會在線上通過視頻、知識庫、患者須知等做好宣教。之后在隨訪中如果發現副作用,就會“線上復診+引導二次入院診療”。之后,互聯網技術、大數據、AI技術在醫療服務上的應用越來越深,面對的需求和市場會非常龐大,這是我們聚焦的點。

            經觀大健康:這看上去要跟醫院有很深的對接和合作,我們是怎么做的?

            裘加林:我們首先是要與醫院達成合作和簽約,幫他們搭建互聯網醫院平臺,跟醫院的HIS系統做好信息的對接。有了這個基礎之后,我們再會向后延伸。

            一方面,我們會做存量優化,掛號、支付、查報告、問診等互聯網醫院的基礎功能,都是免費提供給醫院,來優化他們原有的醫療服務流程。

            另一方面是做增量,就是把醫療服務能夠從院內延伸到院外,從線下延伸到線上,從隨機的醫生到專屬醫生,從單次的服務到周期化的管理。

            現在大家對互聯網醫院的理解還是有些狹窄,僅僅把它當作掛繳查和處方獲取的一個渠道,事實上這只是互聯網醫院最簡單的服務。我們是覺得要把互聯網技術嵌入到醫療服務的整個過程中去,就不只是掛個號、買個藥。

            一個三甲醫院,每天接待就診患者大幾千人,大部分都是隨機患者,無序就醫。如果通過全病程管理,讓每天就診患者相對有序,知道今天哪些患者來,來干什么,甚至知道一個月后的今天是哪些患者來來做什么。醫院就可以提前做很多預案和準備,提高了就診的有序性和可管理性,也會提高患者的滿意度。

            經觀大健康:當時在設置發展路徑時,為什么沒選擇“賣藥”,畢竟絕大部分互聯網醫療公司都是這樣做的。 

            裘加林:我們其實一開始就沒有想過以藥品為核心的模式。我認為藥品服務的模式類似電商,并沒有從本質上改變醫療服務,患者去醫院的服務質量還是不足的,離院后也沒法建立持續的診后管理服務。

            我看到的是,在整個診療過程中存在很多斷點,導致醫療質量得不到保障。從某種角度上講,藥只是整個醫療服務中的一部分,我們現在也賣藥,連接了一些線上的藥品服務平臺,直接讓第三方承接了這部分業務,收入比例并不高。

            經觀大健康:那為什么發展到今天,這個賽道里做類似模式的企業并不多? 

            裘加林:不是大家不愿意做,而是太難了。第一,早先的互聯網醫療整個口號就是要改變傳統醫療模式,不想跟醫院合作,所以互聯網醫療企業里選擇跟醫院深度合作的本來就不多。第二,跟醫院合作之后,并不是萬事大吉了,企業還要去做??茖2〉姆?,也就需要跟不同的科室去簽服務合作協議,而且除了線上平臺,還需要線下服務團隊,這個太復雜了,純粹互聯網出身的人很難搞定。第三,即使獲得了與醫院的合作,這個模式還需要整個團隊既懂醫療,又懂??茖2?,從而針對不同專病,做出不同的全病程管理服務。

            更何況之前并沒有這個行業,從無到有,從參差不齊到標準化,那就更不容易了,所以最后大家大多不選擇走這條路。

            即便我們團隊在醫療行業十多年了,也花了6年時間,才摸索出來了一些可行的模式。再加上2018年“互聯網+醫療健康”政策的落地和支持,后面的路才相對順暢了點。

            經觀大健康:什么類型的科室相對容易接受這種合作,如果每一個病癥對應一個SKU,在微脈內部是否存在開發的優先級? 

            裘加林:我們現在是在各個???、專病方向都在加大人員投入。我們從2017年就已經在探索了,最近在上海開始做頜面外科、胃腸、皮膚科等專病,目前大概有20000個SKU吧。很多科室在我們涉足之后,明顯感覺到醫生和患者都很愿意讓我們把服務面擴大。本質上,醫生群體希望能為患者提供這類的服務,一來可以提效,二來使得病人滿意度大大提升,醫生也會增加一些陽光收入。

            具體到優先級上,在婦科、產科這些運營較久的??茖2∩?,我們相對成熟。但實際上,在很多新的方向上,比如在腫瘤這個領域,患者全周期管理的需求更普遍。

            不過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我們的體系并不限于任何一個病人或者任何一個???,只要存在流程和周期,我們的平臺都適用,不同的病人有不同程度的需求。

            經觀大健康:按照目前的模式,一個醫院需要匹配的人力是多少,大概能每天能服務多少患者? 

            裘加林:我們現在線下一共有500多個個案管理師團隊入駐醫院。這還是要看我們在這個醫院跟幾個科室有合作,體量比較大的醫院跟服務科室比較多的醫院,我們的線下團隊能有數十人。服務模型已經很成熟了,我們的服務團隊是可以一個人服務醫院多個科室的,一天可以服務上百個患者。

            其實只要能覆蓋2000多家三甲醫院,體量就足夠大了,每家醫院的理想狀態大概要布局30到50人。

            經觀大健康:現在可以規?;瘮U張了嗎?

            裘加林:是的,因為我們很多業務都是通過數字化和AI工具去執行的,大大減少了在人工服務上的投入。而且國家現在提倡“為全人群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醫療健康服務”的政策,公立醫院都開始重視和部署全病程管理體系,所以市場開拓也快了不少。

            我們計劃還是先把已經覆蓋的200多個城市做好。目前來說,整個市場的滲透率還是挺低的,我經常在內部講“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大部分人對這件事的認知還沒有那么得高。我預估還需要三到五年時間,整個行業的格局才會有分化。

            經觀大健康:現在開始有競爭對手出現了嗎? 

            裘加林:的確已經有之前以藥事服務為主的企業開始像我們這種模式靠攏,但也不容易,因為不光是業務形態要發生變化,甚至是整個團隊都要迭代。我們還是按著自己的節奏在走,組織架構也逐漸成熟了。

            而且這個市場足夠大,所以也希望有更多的人來一起做這件事,我們只要能保持創新和領先的位置就好了,整個市場還遠沒有到紅海相博的階段。

            經觀大健康:互聯網醫療公司都把以保險為主的金融服務作為商業模式的重要一環,公司內部有推演過這件事嗎?

            裘加林:推演過,但我覺得不用這么早考慮金融業務,還是要聚焦把當下的院內服務做深做廣。

            我們也在嘗試通過數字化的方式把所有的專病服務變成一個體系化的全周期管理模式,它未來很有可能會以保險的形式呈現,比如有些病種的全病程管理服務就在商業保險里涵蓋了。

            經觀大健康:有什么特別需要的政策支持嗎?

            裘加林:習總書記對醫療健康的兩句話我們嚴格貫徹,一是為全人群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醫療健康服務,第二句是要滿足人民多層次多樣化的醫療健康需求。國家也出臺了眾多支持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政策文件,大方向已經確定,微脈就是用新技術、新產品、新模式去不斷創新嘗試和迭代優化,為國家相關政策的細化、具化提供案例和模板。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男女后进式猛烈XX00免费视频
          1.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