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

            夢碎瑞麗:珠寶商7個月未開市損失上千萬 一個多月近30次核酸

            張英2021-11-01 23:35

            (圖片來源:東方IC)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英 10月28日,瑞麗前副市長戴榮里在微信公眾號發布《瑞麗需要祖國的關愛》一文,希望更多人關注瑞麗這座被困疫情數月的邊境城市,引發輿論關注。

            10月29日凌晨,瑞麗市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疫情應對處置工作,稱瑞麗因三面與緬甸接壤,中緬城連城、村連村、田挨田,沒有天然屏障,疫情防控面臨巨大壓力,當前瑞麗市疫情防控仍處于關鍵期、攻堅期。

            據統計,自今年3月以來,瑞麗一共確診了超200位本土新冠患者,確診時間主要集中在3月30日至4月20日、7月4日至9月3日、9月15日至今三個時間段,前兩個時間段確診病例較多,9月15日至今主要是零星發病,共新增4例本土確診病例。

            10月29日,央視新聞報道,受疫情影響,自今年3月底以來,瑞麗工廠和餐館停業、珠寶市場暫時關閉,瑞麗本地的民眾經營活動受到很大影響。

            瑞麗因臨近緬甸,被譽為“東方珠寶城”,是中國最大的珠寶交易市場之一。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在瑞麗從事珠寶加工和經營的商家超過9000戶,從業人員6萬余人,全年銷售額約80億元。瑞麗珠寶商的主要聚集地是在姐告邊境貿易區,這里林立著數個大小不一的珠寶商城。姐告是中國對緬貿易最大的內陸口岸,這里東、南、北三面與緬甸國家級口岸木姐有陸路直連,而與瑞麗主城區卻隔著一條瑞麗江。

            3月和7月的疫情都是最先在姐告發現的,疫情發生后,全市珠寶行業暫停營業,至今珠寶行業已停市7個月。珠寶商的線下店鋪不能開業,線上也無法正常銷售,珠寶成品不允許通過快遞寄出瑞麗市外。許多瑞麗珠寶商選擇離開瑞麗,去往廣州等地另謀出路,少數珠寶商則選擇留在瑞麗等待開市。

            翡翠毛料商:1000萬貨物被押關外,生意難轉移

            “越熬越傷心,越熬越失去信心。如果熬到年底疫情不好轉,也只能轉移陣地了,但真的不甘心。”鄭程在瑞麗主城區從事翡翠毛料銷售,全家人來瑞麗已有四五年,原計劃在此扎根,但持續的疫情讓他越來越絕望。

            但對鄭程而言,離開的成本是巨大的。生意上,一旦離開就要面臨多年經營的上下游商業關系瓦解、店鋪投入“打水漂”。生活上,交付的期房定金無法退回,孩子轉學難。

            瑞麗因毗鄰緬甸,在翡翠毛料銷售上具有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鄭程主要從緬甸進口毛料,經過簡單處理后賣給下游的翡翠加工商,下游客戶主要集中在瑞麗本地。“現在離開的珠寶商主要是成品商,我們做毛料的離開了瑞麗就很難運作,除非去騰沖、盈江這些同是邊境的城市,但區位條件不如瑞麗。去新的地方還需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去打造新的客戶群體,又要再投入新的店鋪”。

            今年1月,鄭程剛在瑞麗主城區一家珠寶商城盤下了一家店鋪,一年租金8萬多,還花了12萬裝修店面,但迄今為止,這家店鋪一直未能營業。目前所在商場僅同意免除一個月租金。

            鄭程還有近1000萬的原石貨物被押在關外。這些貨物是去年春節時向在緬甸的商人購買,當時貨物還能通過口岸到達瑞麗,但3月疫情后,貨物就無法再過岸了。目前,除了9月通過外地口岸運來的小批量貨物外,其他貨還處于滯留狀態。同時,從外地口岸運到瑞麗,運輸成本至少翻三倍。如若不受疫情影響,從瑞麗口岸過貨,不僅運輸成本更低,效率也更高,3-7天就可拿到。

            與很多同行相比,鄭程覺得自己還算幸運,至少收到了一小批貨物,且無銀行貸款,很多背負貸款的同行早已無法支撐了。

            在經營壓力下,8月下旬瑞麗解封時,大批珠寶商離開了瑞麗。因想回老家看望父母,鄭程也申請了暫時離瑞,見證了當時的離瑞大潮,那時,因申請離開瑞麗的人太多,政府又要求必須在核酸陰性結果出具后24小時內離瑞,催生出幫忙排隊核酸檢測的黃牛,黃牛價從300元炒到數千元。鄭程花了3天、近400元辦好了離瑞手續。從瑞麗回到老家,在老家居家隔離14天后,又回到瑞麗,因為孩子要開學了。鄭程當時認為,瑞麗的小學線下開學時間只會比其他地方推遲兩三個星期。不曾想,至今,就讀小學二年級的孩子仍然在上網課,而準備念小班的孩子更是還沒報上名。

            目前在瑞麗只有高三、高二、初三年級的學生可以入校就讀。經濟觀察網獲取的一份發布日期為10月31日的有關瑞麗學生復學的文件顯示,瑞麗市政府未來計劃通過市外借讀、交替性復學等方式解決小學生復學問題。

            9月回到瑞麗后,他所在地是綠碼區,但也需每隔一天檢測核酸。“從9月13號至今,我已經做了近30次核酸了,算是核酸‘VIP’了”。

            珠寶成品商:緬籍小妹還會回來嗎

            郭芳在瑞麗也已待了近5年,2017年,她帶著1萬元積蓄從外省來到瑞麗創業,在一個珠寶城盤下一米寬的店鋪做起了珠寶加工和批發生意。她形容她的店鋪就像菜市場中的小攤位,是小生意。經營模式是,向上游珠寶批發商買進成品的珠寶后,將這些珠寶進行簡單加工,如打孔、串聯、裝飾等,做成手鏈、耳環等飾品,再將這些飾品賣出。

            在經營一年多后,郭芳的生意漸漸有了起色,從2018年開始至去年9月瑞麗出現新冠疫情前,陸陸續續擴張了30多家店鋪,每月收入可達十多萬。瑞麗珠寶直播市場興起后,淘寶、快手、抖音瑞麗直播基地的直播博主成為了郭芳的主要客戶。但今年3月疫情后,不僅珠寶城店鋪閉市,幾大珠寶直播基地也被要求停止一切線上線下經營活動。郭芳的生意完全停擺。

            對于暫停珠寶直播的原因,瑞麗市副市長楊謀今年8月曾作出解釋,他表示,瑞麗珠寶玉石直播是帶動瑞麗第三產業發展的因素之一,但因具有人員聚集、貨物流動的特點,存在交叉感染的風險。

            對郭芳而言,在瑞麗的四五年時間,是自己事業發展的關鍵期,自己最好的青春都在瑞麗。這是她至今也不愿離開瑞麗的原因,她仍然在等待這個充滿異域風情的城市蘇醒過來。

            郭芳對瑞麗的留戀,還緣于她與緬籍工人的深厚感情。到今年3月前,郭芳一共雇了15名緬甸女工,她稱她們為緬籍小妹。這些小妹主要負責照管店鋪、加工飾品兩項工作,每月底薪在1800-2200元之間。往年,這些小妹幾乎全年不回家,只將部分工資寄回給父母。今年7月底,這些小妹基本已全部回鄉。

            “好多小妹已經在我這里做了三四年,我們更像是朋友關系。”除了每月工資外,郭芳為小妹們購買了手機、摩托車。臨走時,又給了每人1000元路費,還買了衣物。

            “如果國門開了,她們會回來找我,所以我不想走。如果走了,小妹回來找不到我,肯定傷心。”郭芳說,她很喜歡小妹們的淳樸,只要客商送上幾罐飲料或一點水果,小妹就很樂意幫忙加班趕訂單,而客商沒有表示,她們則會直接表達不滿,用緬甸語抱怨。很多小妹沒有存錢意識,一般發工資后會消失一兩天,在外大肆花錢,花光了又繼續回來上班。

            緬甸小妹走后,郭芳在網絡發了多段視頻,表達對小妹們的想念。

            風暴眼中的姐告貿易區

            3月和7月的瑞麗兩輪疫情都是在姐告最先發現,疫情發生后,姐告與瑞麗主城區間唯一的通道——姐告大橋禁止通行,姐告片區人員原則上不進不出。當地居民介紹,目前姐告仍處于封控管理階段,不過里面的1萬多人大多搬出,只剩下行動不便或有重大資產需要管理的300多人。

            郭芳是搬出姐告的1萬多人中的一個。疫情前,她曾在姐告居住了一年多,她有幾家珠寶店鋪在這里。搬出姐告的時間是在8月下旬,郭芳與許多人一起被送至芒市隔離兩周。隔離場所可以自行選擇酒店或毛坯房。如果選擇酒店,每人每天需付100元,選擇毛坯房則免費。郭芳選擇了免費的毛坯房。“很多人已經半年多沒有收入,大多數人都選擇去毛坯房,除非是孕婦或者帶小孩的人會選擇酒店”。

            郭芳所在的隔離點房間,有一張床、兩床被子和一個水壺,每天交60元餐費領取盒飯。因吃不慣盒飯,消化不良,每天只能躺在床上。兩周隔離結束后,郭芳又被送回瑞麗,但不能再回姐告了,只能在主城區重新租房,居家隔離一周后,被允許回姐告一天,將生活用品、寵物等帶出姐告。

            那么,處于疫情風暴眼的姐告具有哪些特殊之處,需要采取人員清空的方式防疫?瑞麗市副市長楊謀此前曾介紹,姐告面積1.92平方公里,與緬甸木姐鎮緊緊相連,與瑞麗主城區則隔著瑞麗江,通過姐告大橋相連,與主城區相距4公里。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許多外籍人員到姐告經商、務工等,形成了外籍人員聚集區,姐告常住人口為1.5萬余人,外籍人員5000余人,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一。

            浙江人李福算是改革開放后較早來到姐告的商人。他回憶,90年代剛來姐告時,這里的邊境線只有一條土溝,周邊的建筑還是茅草屋,經濟條件很落后。李福起初在這里面向緬甸人售賣從浙江帶來的小商品,生意做大后,開始投資房產和珠寶產業,目前他在這里擁有一座邊貿城、珠寶城、酒店等資產。

            李福介紹,姐告的珠寶行業在90年代時規模很小,2000年后姐告被設立為“境內關外”模式的免稅區,在此交易貨物不用交稅,珠寶行業開始飛速發展,大批珠寶商在此做大。在李福的珠寶城內,有一兩百家珠寶店鋪,不僅有國內商家,也有緬甸籍商人。珠寶城停市后,緬甸籍商人紛紛回國,國內商人也大多離開了。李福說,自己今年的損失已上千萬,銀行貸款償付壓力極大。

            李?,F在仍留在姐告,因家中有行動不便的高齡老人需要照顧。此前人頭攢動的姐告大街變得空空蕩蕩,路邊堆滿了落葉,顯得十分蕭條。

            (應受訪者要求,鄭程、郭芳、李福均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健康新聞部記者
            關注醫療、公共衛生等大健康領域,報道醫療創新與科技、健康管理與照護、公共衛生事件等。新聞線索請聯系郵箱:zhangying@eeo.com.cn
            男女后进式猛烈XX00免费视频
          1.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