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

            銀行凈利超萬億,再讓利之思

            歐陽曉紅2021-11-05 20:53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歐陽曉紅

            這是一個復雜而又令人迷惑的問題……

            很少有行業像中國銀行業那樣讓人又愛又嫉。半個世紀前,其無甚國際地位,半個世紀后的今天穩居高位;以資產規模達5.11萬億美元的工行為例,2021年其總資產位列全球第一,可謂名副其實的宇宙行。

            但市值而言,尚有空間。像工行2020年末資產規模為摩根大通的1.5倍,市值卻只是后者的一半多。某種程度上,部分投資者并不看好銀行的投資價值。

            “盈利增速超預期!第三季度營收、歸母凈利潤增速最高超40%。”三季報甫出,市場嘩然:中芯國際(將于11月11日發布季報)之外,A股公司營業收入共計47萬億,銀行最賺;而工、農、中、建、招商等前五大銀行利潤就占A股的22.3%。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從各申萬一級行業(2021)的業績表現來看,石油石化、銀行、建筑裝飾等堪稱滬深兩市營收大戶;銀行凈利潤則超萬億。

            從單家公司的營業收入來看,中國石化2033.50億、中國石油18803.41億、中國建筑13370.48億、中國平安9046.29億、中國中鐵7702.18億。

            盈利而言,前三季度歸母凈利潤最高的前五家公司為工商銀行2518.21億、建設銀行2321.53億、農業銀行1867.09億、中國銀行1635.23億、招商銀行936.15億。

            銀行業的這種“掙錢”效應再度引發“暴利”、“讓利”一說。就國際排名來看,中國銀行業超過中國的實體企業,“銀行暴利”之爭從未消停,盡管其PB(市凈率)估值并不高。

            “你看,招商、興業、平安銀行的前三季度凈利潤同比增長分別是22.2%、23.4%、30.1%——為什么仍然講應該讓銀行讓利,而不是繼續減稅?這就是證據。三季度GDP增速4.9%、前三季度GDP增速9.8%,而銀行利潤增速是經濟增速的多倍。銀行賺的錢太多了,讓利是理所應當的。”一位資深私募人士說。

            但這位人士沒有看到的是,同期的民生、浦發銀行凈利潤負增長,其同比增速分別是-4.9%、-7.2%。

            換言之,金融系統在2020年讓利1.5萬億之后,上市銀行2021年前三季度的總體表現仍頗為亮眼;經濟增速承壓下,這是否意味著金融機構還需要對實體經濟讓利?

            在一位銀行家看來,不應該經濟暫時困難就眼紅銀行賺錢。他說,銀行賺錢了,才能帶動其他行業渡過難關。如果銀行自身難保,它怎么支持其他行業和中小企業?中小企業首先要解決應收款被拖欠的問題。其實,“經濟下行中,有個別行業賺錢應該高興才對。”

            就此,也有聲音認為,本質上,是在經濟好的時候,利潤水平還可以,企業覺得能承受高利率,就不去和銀行議價。也因為中小企業是弱勢群體,沒有議價能力,反而會為了獲得貸款而加價等。

            “銀行不讓利,中小企業難過,虧損乃至破產,銀行壞賬與不良增加,才會是銀行業的真‘難過’。”上述資深私募人士認為。

            值得一提的是,11月1日,國務院總理在參加市場監管總局會議上提到,由于多方面原因,當前經濟面臨新的下行壓力。1億多市場主體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底氣、韌性所在,是穩住經濟基本盤的重要基礎。要針對市場主體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困難,研究制定新的階段性、組合式減稅降費政策,普惠直達市場主體,繼續引導金融機構向實體經濟合理讓利,運用失業保險基金支持企業穩崗、職業培訓。

            那么,金融機構到底還能不能再讓利呢?不妨回放一下,其如何讓利1.5萬億的:

            2020年11月6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央行副行長劉國強介紹,2020年前10個月金融系統通過降低利率、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和普惠小微信用貸款兩項直達工具、減少收費、支持企業進行重組和債轉股等,已向實體經濟讓利約1.25萬億元。預計全年可實現讓利1.5萬億元的目標。

            其時,銀保監會副主席梁濤介紹了銀行業保險業減費讓利的情況。2020年前三季度,21家全國性銀行服務收費減費讓利1873億元,預計銀行業2020年全年可實現減費讓利3600億元左右。

            而深圳海王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銀行前副行長王永利在其撰寫的《金融讓利1.5萬億:如何實現、能否持續》一文中表示,關于讓利實現方式已明確:

            一是,“ 讓利1.5萬億元”的主體指的是整個金融系統。其中包括人民銀行(央行),而不是僅指商業性金融機構,更不是僅指銀行業金融機構。

            二是,貸款和債券利率下行,根本上是央行實施降息降準的結果。2020年央行堅持以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作為短期政策利率、以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作為中期政策利率,根據宏觀形勢變化,及時實施降息降準。其中,MLF利率累計下調30個基點,帶動LPR同步累計下調30個基點;通過降準累計向存款性機構釋放長期資金約1.75萬億元(2018年以來通過降準累計釋放長期資金約8萬億元),大大降低了商業銀行的融資成本。這成為推動貸款和債券利率整體降低50個基點左右最重要的原因。

            三是,讓利的主要承擔方并非商業銀行。由于MLF主要資金供應方是央行,降準也主要是從央行向商業銀行釋放長期資金,再加上央行專項再貸款再貼現支持優惠利率貸款部分,實際上就降低了商業銀行的資金成本,減少了央行的收益。

            “貸款和債券利率下降,又推動商業銀行適度下調存款利率,包括央行推動的清理銀行理財和資管業務、結構性存款、互聯網存款等,也推動存款利率的下降,這就使得存款人的收益隨之減少。”王永利稱,“由此,金融讓利1.5萬億元中,實際上絕大部分來之于央行的讓利和存款人的讓利,而并非主要由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承擔。”

            上述私募人士就此稱,這說明商業銀行基本上讓利不多。但大家還以為是商業銀行讓利了1.5萬億。這不也表示商業銀行賺錢太多了嗎?

            對此,反駁的聲音是:“1-9月,國有企業利潤同比增長55.4%,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44.7%的情況下,銀行如何讓利?銀行讓利就能解決中小企業經營困難嗎?”

            若辯證來看,會發現國有企業的利潤增速高,或因去年的基數太低,而銀行業沒有這樣的同比低基數。去年疫情最嚴重時,除了必需品,近乎全行業停產、停工,直到當年三季度才開始恢復,包括2020年前三季度GDP增速都沒轉正。由于行業屬性,銀行業的影響相對較小。在低基數下,國有企業利潤、規模以上工業利潤增速非常高。因此,上述私募人士稱,二者可比性或不大。

            “銀行不能解決困難嗎?起碼能緩解中小企業困難程度。國家多次減費降稅,恰恰說明中小企業的經營困難程度非常高。正因為覺得不足以通過減費降稅解決問題,才讓銀行業讓利。而銀行業的讓利程度可能遠遠不足。”這位私募人士稱。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或許還是需要事實與數據來說話,以避免所謂的“口水戰”。

            如果細究三季度的銀行利潤貢獻,會發現,城商行貢獻最高營收、凈利增速;但國有行利潤增速表現亮眼。

            浙商證券研報認為,上市銀行三季報累計利潤增速13.4%,較21H1加速0.7百分點;營收增速7.7%,較21H1加速1.8百分點。并且這種加速在考慮基數效應之后也成立,利潤和營收19-21年三季報復合增速分別為2.3%和6.4%。

            不過,銀行利潤增速之間差異巨大,從-7%至+30%不等。浙商證券分析,資產質量的差異是核心差異之一;這一點在股份行體現尤為明顯。資產質量優異的股份行,利潤增速明顯超越營收增速,比如平安、興業、招行。資產質量承壓的銀行,營收也承受轉型壓力,比如民生和浦發營收負增長。

            據經濟觀察網記者統計,六家城商行第三季度營收、歸母凈利潤均實現兩位數增幅。增幅排名居前的分別為廈門銀行第三季度營收14.40億元,同比增長40.13%,歸母凈利潤4.42億元,同比增長45.68%;寧波銀行第三季度營收138.59億元,同比增長34.82%,歸母凈利潤47.88億元,同比增長39.67%;杭州銀行第三季度營收75.01億元,同比增長29.36%,歸母凈利潤20.29億元,同比增長34.47%;成都銀行第三季度營收45.94億元,同比增長27.27%,歸母凈利潤17.41億元,同比增長20.33%。

            6家股份行報告期內均實現營收、歸母凈利潤正增長,其中營收增速最高的為浙商銀行,該行第三季度營收同比增長43.76%,實現營收145.13億元。歸母凈利潤增速從高到低分別為平安銀行32.50%、招商銀行22.2%、興業銀行24.07%、中信銀行11.85%、浙商銀行10.63%。

            對此,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主要原因包括:一是商業銀行信貸投放力度加大,帶動盈利能力提升;二是商業銀行業務結構繼續調整,中間業務等對收入和盈利的貢獻提升。比如已公布三季度數據的銀行中,多家銀行中間業務收入增長達到或超過30%。三是商業銀行凈息差水平有所改善,帶動經營效益提升。今年以來,人民銀行保持相對寬松貨幣政策,銀行負債端成本有所下降,加之商業銀行更加注重財務計劃和運營管理的精細化,進一步降低運行成本,增厚了銀行利潤空間。

            郵儲銀行研究員婁飛鵬亦認為,總體來看,今年經濟增速較高是恢復性增長,帶來銀行業收入和利潤的高增長。后續隨著經濟高質量發展,銀行業也將更加追求高質量發展,收入結構更加優化,數字化轉型加快。

            業績歸因來看,華西證券稱,撥備計提仍是最大正貢獻因子,其他非息貢獻度提升,減值計提貢獻度下降。具體諸如:手續費收入增速放緩,其他非息快增;手續費收入對銀行業績的正貢獻邊際回落,有基數抬高的影響,但預計財富管理相關業務仍貢獻穩定收益,銀行零售 AUM較年初增幅處于10%-20%區間,財富管理將成為銀行業績主要增長點。

            實際上,銀行的表現分化。在浙商證券看來,國有行利潤增速表現亮眼,股份行增速下行。21Q1-3國有行、城商行、農商行利潤同比分別+13.2%、 13.0%、17.0%、13.6%,增速環比分別+1.0%、2.1%、1.6%。而盈利增速的提升主要得益于其他非息支撐。

            但不管怎樣,“按照央行講的實際貸款平均利率降到了有數據統計以來最低的4.6%左右,對比1.5%的存款利率,利差是存款利率的兩倍,這還不算高嗎?”一位市場人士稱。

            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銀行的問題是利差大,賺錢太容易。如果讓利,應該向存款人讓才對。老百姓的資產性收入太少,都變相補貼銀行了。”一位金融專家告訴經濟觀察網。

            從另一種角度看,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黃益平認為,危機時期商業銀行代行一部分政策性功能,也不奇怪。關鍵的問題是,將來由誰來承擔主要的財務責任。

            事實上,金融機構在支持中小微企業方面發揮了很大的作用。2020年前6個月,新增貸款達到12.09萬億,同比增長了25%左右。其中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長了25.4%,比平均余額增長幅度高出12個百分點。信貸反周期擴張,尤其是小微企業信貸反周期擴張,反映的是政策功能,而不完全是市場化信貸決策的結果。

            但在黃益平看來,“讓利”一說值得商榷。他認為,銀行利潤增長創新高,不是讓利不夠,而可能是利率市場化不到位。“未必需要提高存款利率,實現存款利率市場化就行。”

            現實是目前經濟承壓情況下,“加息”可能會混淆視聽。“任何時候,落腳點都不應該是提高或者降低利率。而應由市場來決定合理的水平。”黃益平認為。

            其實,“今年前三季度商業銀行利潤實現同比兩位數增長(去年基數相對較低),但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44.7%,三季度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14.3%,均遠高于商業銀行。”王永利稱。

            王永利分析,現在的問題是,企業經營壓力和盈利水平明顯分化,確實出現一些企業非常困難。但這個問題非常復雜,包括政府與市場,金融與企業,供應鏈上下游、龍頭企業與依附企業的矛盾等,不是簡單的銀行讓利就能解決。當然,在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情況下,央行一年期MLF和LPR一直保持去年4月的水平不變,可能比較高了,這是否意味著有降息空間?結構性貨幣政策是否還有發力空間?

            此時,全球貨幣政策而言,一個新的歷史時刻——全球矚目的美聯儲Taper時刻亦如期而至。北京時間11月4日凌晨兩點,Taper落地。美聯儲宣布本月開始執行Taper,每月縮減150億,2022年中期結束購債。

            國盛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熊園分析,美聯儲維持聯邦基金目標利率不變,宣布從11月開始實施Taper,每個月減少購買100億美債、50億美元MBS,預計將于2022年中期結束購債,并表示若有需要可以調整縮債步伐。從會議聲明和鮑威爾講話來看,美聯儲對“暫時性通脹”的立場有所動搖,并暗示2022Q3可能將滿足加息條件。“本次Taper方案沒有超預期鷹派。”

            從大類資產表現來看,FOMC決議公布后,標普500指數持續走高,最終收漲0.65%;10Y美債收益率較會議前上升4bp至1.60%;美元指數由會議前的94.08下跌至93.87;現貨黃金由會議前的1765美元/盎司小幅上漲至1770美元/盎司。

            熊園認為,美股上漲和美元下跌,主要反映了市場認為Taper節奏并未超預期鷹派;而美債收益率和黃金同步上行更多反映了美聯儲對通脹的擔憂加劇以及加息預期的升溫。

            這種情況下,以我為主的貨幣政策如何行穩致遠,當下市場似乎仍在靜待政策底。

            如果不考慮宏觀環境、經濟周期、行業監管以及市場等因素,回到銀行低估值,投資者“看衰銀行論”的問題上,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戰略發展部總經理周瓊以個人名義在《中國銀行業》雜志上撰文指出,“看衰銀行論”的產生,根源是在全球經濟增速下降、杠桿率攀升、金融科技沖擊、資本市場發展的背景下,銀行商業模式特點的優勢下降、劣勢被放大。

            譬如,銀行經營風險、跨期交易的特點。銀行是唯一一個以貨幣(一般等價物)為經營對象的行業,表面是經營貨幣,實質是經營風險。此外,銀行需要資本、商業模式較“重”的特點。不過,“對商業銀行也不必過于悲觀。由于大銀行的穩定性和在低估值下較高的股息率,銀行仍有一定投資價值。”

            在周瓊看來,資產規模在人民幣萬億元以上的大型銀行,既需要有戰略重點和特色,也需要業務較為均衡發展,互相促進帶動,分散經營風險。

            誠然,從1970年,英國《銀行家》雜志以上年末資產規模排名,開始發布的300家全球大銀行榜單來看,周瓊分析,中國銀行業助力了中國經濟時空壓縮式的跨越式發展,自身也取得了巨大的進步,在千家大銀行榜單上從占比微乎其微到穩居高位。

            但與此同時,周瓊稱,中國銀行業仍然面臨諸多矛盾和挑戰:中國銀行業在國際上的排名超過了中國實體企業,“銀行暴利”之爭不絕于耳;部分投資者不看好銀行的投資價值,對銀行的未來發展、風險暴露抱有疑慮。事實上,中國銀行業利潤規模大主要源于其資產規模大,而ROA、ROE在國際上處于合理水平。中國銀行業的上述問題,主要是由于中國過度依賴銀行信貸支撐的經濟發展模式造成的,宏觀杠桿率較高等問題值得關注。

            未來,“中國銀行業需要在服務國民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中,繼續探索自身高質量發展的道路,努力兼顧各利益相關方的利益,使潛在風險逐步化解、杠桿率穩中有降。”周瓊表示。

            而某種程度上,這其實關乎金融如何向善的問題。共同富??蚣芟?,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浙商銀行前行長劉曉春認為,市場、金融要促進共同富裕,就要抑制其可能的負向作用,通過各種政策手段,包括二次分配、三次分配,引導其向善的作用。就金融而言,可以做“金融服務向善、金融機構向善、金融監管向善”等三方面的工作。

            金融服務向善來看。首先,發展普惠金融。金融支持共同富裕,普惠金融是題中應有之義。但在發展普惠金融,支持共同富裕中,必須始終明確,普惠金融不是三次分配,不是慈善救濟,依然是市場機制下的資源配置,是金融機構的經營行為,必須商業可持續。其次,金融支持共同富裕,必須大力推動ESG投資,從共同富裕的角度說,應該成為金融服務的硬約束。金融監管向善而言,金融監管方式,對于需要禁止的行為,必須明確界限,具有執行的可操作性;對于需要鼓勵的行為,則盡可能用引導性政策手段,借助市場機制達到目的。

            金融機構向善方面,劉曉春認為,金融機構在提供服務中要求服務對象做到的ESG方面的內容,在自身的經營管理中也應該做到。

            (本網記者黃蕾對此文也有貢獻)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金融貨幣市場、保險資管、財富管理等領域。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
            男女后进式猛烈XX00免费视频
          1.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