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bv7db"><div id="bv7db"><address id="bv7db"></address></div></tbody><tbody id="bv7db"></tbody>
          1. “摸魚”背后是全新工作契約的缺失

            吳晨2021-11-18 09:14

            吳晨/文 最近一份國美整頓員工上班“摸魚”的通報網上刷屏。何謂“摸魚”,簡言之,就是員工在工作時間里蹭公司內網流量從事與工作無關之事,其大宗者,以看視頻、刷抖音、聽音樂為多,當然網購也是排名前列。

            在任何時代,在任何大企業和組織中,上班偷油、開小差的事情都會發生。問題在于怎么監管、怎么溝通、怎么改變。“摸魚”的案例,凸顯了數字經濟時代的職場,公司與員工需要構建全新的信任關系和工作契約,而做到這一點以前,需要回答幾個重要的問題。

            首先,企業對員工在工作時間段中的監控,到底可以采用什么樣的工具?

            顯然,在這一“摸魚”通報中,企業監控的是員工蹭的內網流量,或者按照網友的評價,只要在企業內用公司網上網,你就是在“裸奔”。企業是否有權限對員工上網行為做監控?從建立企業文化和員工互信的角度來看,監控應該是最壞和最后的手段。當然,工作場景中的數字監控也并不是中國獨有,在全球企業都變得日益普遍,其背后的隱私及工作倫理問題,亟需深入討論。

            其次,監控之后以通報和處罰的方式,是否合適和有效?

            “摸魚”之所以常見,背后其實凸顯的是年輕人對于工作心態的一種轉變。從壞處著眼,這是一種對“對工作不負責任,得過且過”的態度的包容,甚至是縱容;從好處著眼,則是一種對靈活工作的宣示。智能手機時代,許多工作是在手機上完成的,每個人都有在微信或釘釘上處理工作的經歷,在工作時間外聊工作很常見,那在工作時間內放松為什么不可以呢?

            其背后是一個重要的追問:我們應該用什么方式去管理和激勵數字時代的原住民?當技術可以讓我們隨時隨地完成工作時,我們并不希望工作充斥到擠占每個人的生活和娛樂時間。監控和打卡,用工作時間來界定工作和生活的邊界,顯然是工業時代的老方法。在數字時代,是否能需要引入新思維,用工作的結果,而不是簡單用工作時間內能做什么或者不能做什么來考核每個人的工作?歐美一些大廠在園區內提供健身設施,允許員工工作時間內健身、享受公司提供的按摩服務,這些做法當然是想讓員工花更多時間呆在公司,但也未嘗不是對M世代年輕人多元化需求的認可甚至鼓勵。退一步說,即使這次可以懲罰,但用工業時代的管理方式管理M世代,只可能是貓鼠游戲,而企業一定總會是傻貓湯姆。  

            第三,怎么破局?

            “摸魚”是新瓶裝舊酒的老問題,解決的辦法也應是梳理和溝通,而不是圍堵和譴責。企業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塑造和提升自己的企業文化,提升員工的向心力。這不是說說就行,而需要切實的組織革新。過去兩年,敏捷組織、賦能一線員工,變成越來越多企業組織轉型的目標。一方面這是因為在互聯網和面向消費的領域,年輕人有著敏銳的嗅覺和高強的數字學習力,企業需要充分發揮這些能力,而不是用制度和約束把他們套進聽話執行的模子里;另一方面也是應對外部多變的世界,需要構建合適的組織去推動年輕人的創造力和創新熱情。

            “摸魚”的可怕之處,不在于企業的大棒,而在于年輕人過早地對工作失去熱情。每個世代都有找尋到自己責任與擔當的路徑,我們需要開放的心態和更大的包容。但我們可以也必須去做的,是討論如何建立全新的工作契約,讓工作有意義,努力有回報,工作時間可以有靈活度,但“摸魚”也應該要有它的底線。

            (作者為《經濟學人·商論》執行總編輯)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男女后进式猛烈XX00免费视频

                  <tbody id="bv7db"><div id="bv7db"><address id="bv7db"></address></div></tbody><tbody id="bv7db"></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