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

            寫在“微信支付寶收款碼不能商用”誤讀之外:政策目標要實現,也千萬別誤傷了市井攤販

            二把刀2021-11-26 23:08

            經濟觀察網 二把刀/文 央行一個月前發布的文件,一個月后引起媒體的關注,卻是緣起于一個“烏龍”。11月26日上午,“明年3月1日起微信支付寶收款碼不能用于經營收款”消息引起軒然大波。不過事后證明,這顯然是斷章取義的標題,是徹頭徹尾的誤讀。

            追根溯源,央行2021年10月13日發布的關于加強支付受理終端及相關業務管理的通知(銀發〔2021〕259號)中的確有關于收款條碼的相關內容,不過有專家澄清說,第一,收款碼分為個人和企業,企業經營用收款碼沒有被禁止商用;第二,禁止的是用于遠程非面對面收款,而線下的碼商基本都是面對面,也沒有被禁止使用。

            到底真實情況如何,恐怕我們還是要認真讀一讀文件。

            《關于加強支付受理終端及相關業務管理的通知(銀發〔2021〕259號)》中,對于“收款條碼管理”有如下的規定:

            對于為個人或特約商戶等收款人生成的,用于付款人識讀并發起支付指令的收款條碼,銀行、支付機構、清算機構等為收款人提供收款條碼相關支付服務的機構(以下統稱條碼支付收款服務機構)應當制定收款條碼分類管理制度,有效區分個人和特約商戶使用收款條碼的場景和用途,防范收款條碼被出租、出借、出售或用于違法違規活動。對于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特征的個人,條碼支付收款服務機構應當為其提供特約商戶收款條碼,并參照執行特約商戶有關管理規定,不得通過個人收款條碼為其提供經營活動相關收款服務。

            條碼支付收款服務機構應當采取有效措施禁止個人靜態收款條碼被用于遠程非面對面收款。確有必要進行遠程非面對面收款的,條碼支付收款服務機構應當對相應收款人實行白名單管理,并審慎確定白名單準入條件與規模、個人靜態收款條碼的有效期、使用次數和交易限額。對于通過截屏、下載等方式保存的個人動態收款條碼,應當參照執行個人靜態收款條碼有關規定。

            仔細研讀這個條款,首先要說的是,上述專家的解釋似乎也有誤解。因為文件明確規定,對于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特征的個人,條碼支付收款服務機構應當為其提供特約商戶收款條碼,并參照執行特約商戶有關管理規定,不得通過個人收款條碼為其提供經營活動相關收款服務。

            這和下一條“條碼支付收款服務機構應當采取有效措施禁止個人靜態收款條碼被用于遠程非面對面收款”其實并沒有相關性。文件規定“不得通過個人收款條碼為其提供經營活動相關收款服務”,就是說,只要是經營活動就不行,不是說“面對面”就可以。

            我們再來看這個規定本身。

            任何規范性文件里面一旦有了形容詞,就很容易生出歧義。比如說,怎么判斷“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特征的個人”,是按照每天刷碼的次數,還是按照刷碼的金額?或者說要看對方是否有工商登記證照或者其他證明其經營活動的證照?又或者說,現在街頭巷尾或者菜市大集上那些小商小販,都算是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特征的個人?

            如何認定“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特征的個人”事關重大。

            因為這一點存在不確定性,就產生了接下來的問題。再重復一下規定:央行要求“對于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特征的個人,條碼支付收款服務機構應當為其提供特約商戶收款條碼,并參照執行特約商戶有關管理規定,不得通過個人收款條碼為其提供經營活動相關收款服務”。

            如果只是有證照的個體工商戶被認定為“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的個人”,需要轉商戶碼,好像不是一件難事。拿著相關證照去辦就可以了。

            但是我們要知道,還有大量沒有證照的經營者,大量的街頭巷尾的小商小販都算是這一類經營者。如果他們都算是“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特征的個人”,按理說,他們都該由條碼支付收款服務機構提供特約商戶收款條碼。

            但是問題在于,從個人碼轉商戶碼,目前看起來似乎并沒有明確的規定,是說個人只要申請就可以拿身份證件辦理商戶碼,還是說,如果要辦理商戶碼,還需要若干的前置條件。前面說了,有證照的好辦,但是對于這些沒證照的,怎么辦——給不給辦?

            如果必須要提供相關的官方出具的證明,恐怕我們就會看到,相當一部分的依賴于掃碼支付完成交易的小商小販被排除在外。這部分人群規??赡鼙任覀兿胂蟮囊?。

            經濟觀察報2020年4月曾經以《聚光燈外》為題報道,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講師王靖一在其參與的一份關于中國個體經營戶總量測算以及新冠疫情對該群體沖擊的量化研究中,使用了一個寬泛的“個體經營戶”概念,其中涵蓋了已進行工商注冊的個體戶和未進行注冊的市井攤販。其研究顯示2018年,按照寬泛的“個體經營戶”概念測算,總計有9775萬戶。

            而按照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的數據,至2018年11月底,個體工商戶數量超過7237.45萬戶;第四次經濟普查中,個體經營戶數量則為6295.9萬戶。

            這其中的差額,就是那些不在冊的聚光燈外的市井商販。他們也是實實在在的經營者,他們靠小小生意養家糊口。再小的生意背后也寄托著一家人的希望和未來。疫情之下,他們受傷最重。過去一年多來宏觀政策也對他們寄予了持續的關注和扶助。原因很簡單,他們同樣是我們要保的市場主體,也是我們要保的就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事實上,他們也是最容易被忽視的那部分。

            但是如果他們都要辦商戶碼,是不是也會增加他們的經營成本,要知道他們原本是靈活就業者,小本經營。支付碼讓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告別了現金交易,為他們提供了更多便利,也讓經營活動變得簡單。這可能涉及千萬以上經營者。

            央行這份文件從今年6月8日征求意見,為期一個月。10月13日正式發布,至今也一個月有余。不過在“烏龍”和“誤讀”之前,并沒有引起更多的關注。原因之一,或許是因為那些小商販們并不曾了解這份文件的討論和發布,也不明白這其中的新規定對于他們可能意味著什么。

            很顯然,在政策制定過程中,我們需要對他們給予更多的關注。

            早前有關部門在《關于加強支付受理終端及相關業務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見稿)》起草說明中曾透露,從公安部門披露信息來看,收款條碼被不法分子利用通過賭博“跑分平臺”、轉賬收款群等進行快速資金轉移,已成為跨境賭博、電信詐騙等違法犯罪資金鏈的重要環節。因而制定文件目的是“為規范收單等業務管理,打擊跨境賭博、電信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切斷黑灰產業資金鏈,保障社會公眾利益”。我們當然理解和堅決支持有關政策安排。不過就此而言,這個“烏龍”的出現,或許也并不完全是壞事。

            這么說是因為,至少我們有機會認真地討論一下,如何準確地定義“具有明顯經營活動特征的個人”以及他們如何擁有一個商戶碼,能夠讓他們的小生意繼續下去?;蛘哒f,不管政策如何調整和規定,我們都要考慮在實現既定的政策目標的同時,避免誤傷小微企業和小商小販們,讓他們能夠安心于可能微不足道,卻是一家生計的經營活動。

            這也是“保障社會公眾利益”。新規定將在2022年3月1日實施,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男女后进式猛烈XX00免费视频
          1. <bdo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bdo>
              1. <tbody id="qgsrm"></tbody>
                <bdo id="qgsrm"><dfn id="qgsrm"><thead id="qgsrm"></thead></dfn></bdo>

                <tbody id="qgsrm"><div id="qgsrm"><optgroup id="qgsrm"></optgroup></div></tbody>
                <track id="qgsrm"></track>
                <bdo id="qgsrm"></bdo>